上海的出租车司机做一天歇一天,一个月收入也从没超出过5000元

     中午时分,上海锦江出租车公司司机在一家“的哥定点饭店”稍事休息,边吃饭边跟记者谈起他们的生意经:“只要你不停地在路上跑着,就能赚到钱。” 30岁出头的罗光明在上海锦江租车公司算小字辈,是因为实在找不到别的工作,才来开出租车。刚来的时候,同事们都嘲讽他:“你头打 破了啊,这么年轻,干 什么不好,干嘛来干这—行。” 在上海,出租车驾驶员年龄普遍偏大,因为多数年轻人不愿意去吃这个苦。 出租司机们说,现在,上海市大大小小的出租车运营公司都在展开激烈的“车夫争夺战”。只要内部员工介绍朋友来公司当驾驶员,两个月内没有跳槽,介绍人就可 以拿到1000元介绍费,不要小看它,这相当于辛苦开车100个小时赚的钱。 来上海锦江租车公司当驾驶员之前,罗光明给一家外企开车,每个月的收入在1500元—2000元之间。罗光明对记者说:“听说开出租一个月至少赚3000 元我才跳槽过来,钱赚得不见得比以前多多少,可压力和辛苦足有以前的10倍。” 听到记者提起臧勤的名字,几个低头吃饭的司机猛地抬头,睁圆了眼睛,摆摆手直嚷嚷:“不可能,不可能,如果真是净赚8000元,对的哥来说,意味着一天要 净赚500多元(上海的出租车司机做一天歇一天,一月按15天计算),就是说平均每天要做1100元以上的营业额。” “我们公司开了20年车的老师傅,一个月收入也从没超出过5000元。” 一个司机反问记者:“他若是真的一个月挣到了8000元,还能让外人知道这些秘诀吗?” 一个月赚8000元意味着要保证每天从上海虹桥机场到上海浦东国际机场跑两个来回,可惜这样的好事绝不会每天发生。 臧勤和他的大多数同事们有什么不同,为什么他的生意经和别人的就不一样,这个“的哥”的传奇仅仅是个传奇,还是真的存在? 上海大众出租汽车公司办公室主任凌东书出示了“的哥”臧勤的营业额数字:2005年4月,17081元;2005年12月,16373元;2006年2 月,14188元…… 出现在记者面前的臧勤,看不出跟其他出租车师傅有多大的不同。如果非要说他身上有什么特点,那就是他的细致。 每次出车前,臧勤都要把制服洗干净、自己动手熨出笔挺的裤线。他的车厢里闻不到一丝烟味,车窗擦得清清爽爽,坐垫也调整到舒适的位置,还有少不了的话梅 糖,给犯烟瘾的乘客解馋用。  臧勤手拿一张报纸出现在记者眼前,这张报纸头版标题就是:“臧师傅感觉:累!累!累!” 他说,“自从媒体曝光后,我的生活就不再平静。半年来,我瘦了 10斤。半年来没有看过一部DVD,没有开过一次音响。除了开车还要忙着接受采访,被邀请去讲课。” 出租行业圈子之外,臧勤备受推崇。邀请他讲课的课时费已经达到每小时2000元。海康人寿保险主管邵乾说:“我们邀请臧勤来给公司高层管理人员讲课,一个 半小时公司支付给他4000元,因为他值这个价钱。很多经理说臧勤的语言表达可能不及教授那么流畅严谨,但是他讲得实在、很有针对性,保险业的很多实战营 销都可以借用他的方法。”臧勤自己也讲过一个故事。一位医生坐上出租车,得知开车的是臧勤后说:“我们医院开中层干部会议,院长就拿你作为例子。要我们从 病人的角度考虑问题,提高服务质量,增加收入。”臧勤听后开玩笑道:“怎么?你们也准备吸引回头客,给病人多开几刀啊?” 可人们也有另一种议论。“在出 租车行业中,臧勤这事出来后我们是有点压力的。”臧勤的顶头上司———大众出租车上海大众新亚出租汽车公司运营分公司经理孟国毅告诉记者,“那个时候正是 油价上涨基费上调的敏感期。人家都在说生意难做,你这里说一个月赚8000元,要给人骂的。” 面对同行们的质疑,不理解,还有冷嘲热讽,臧勤轻松地笑 笑:“我不生气,我只是觉得他们很可悲,这样的心态使得他们永远都在抱怨,抱怨公司苛刻,抱怨乘客刁蛮,抱怨油价又涨了。他们以为开出租车就是靠运气,靠 卖傻力气赚钱。这也是他们为什么不理解我能把这行看得这么美好。因为我在不断更新工作的思维方式和理念,才发现了其中的乐趣,任何一行都是有兴趣才能干得 好。”  中国的出租车行业落后于世界先进水平整整十年。这是臧勤去香港、新加坡学习完之后的体会。在香港,驾驶员的储备箱里永远放的是当日的财经报纸,拉不到客 人,他们赶快翻翻报纸,而不是点支烟焦躁地守株待兔。新加坡的司机对车厢的爱惜程度不亚于自己的私家车,他们开了三年的车可能比有些中国司机开三个月的车 还要干净整洁。 “内地的哥绝大多数都是中专、技术学校,有的甚至小学毕业,他们对出租车也要讲经营艺术可能还很陌生。”有人曾问过臧勤:“你把总结多年的经验和方法毫无 保留地贡献出来,不怕别人抢了你的生意?”臧勤回答:“你不知道我还保留了20%吗?”  臧勤在讲课中曾经向司机们介绍过,晚上10点徐家汇附近的写字楼里加完班的白领都会打车回家。现在这个时段,港汇、汇金广场下面排队的出租车确实比以前 多了好几倍。  但臧勤又开始逆向思维,他用统计方法算了一个概率,从梅龙镇到徐家汇,司机们都想着排队的客人很多,没有考虑排队的出租车也很多。如果左手转弯去华亭, 尽管打车的人不多,但抢到生意的概率是20%,而徐家汇的概率只有5%  用臧勤的话说,收入每提高1000元都像是一次脱胎换骨。现在对他来说,月收入 上升到9000元的瓶颈在于:第一,每天早上6点半到7点的时间还没有充分利用;第二,长途回程的空载率还比较高。 臧勤对时间的吝啬几乎到了苛刻的程 度,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驾驶员到吃饭时间,开车找地方花15分钟,吃饭15分钟。两顿饭就要占去一个小时。而我出门前把饭放到保温箱里,中午拉客人到小 区,我就用几分钟的时间快速把饭吃了。” “很多人说中午没有什么生意,不吃饭也只能是在马路上空跑,他们怎么不想想,中午城隍庙里逛了一上午的游客要出 来了,北京路上的五金店里的顾客也转完了,都拿着很重的东西,他们来的时候可以坐大巴,回家谁还愿意拎着大包小包挤公车?” 臧勤的家庭背景兴许能说明他与众不同的思考方式从何而来。臧勤的爷爷解放前毕业于上海一所大学,曾任学生会主席;奶奶毕业于德国一所医科大学,臧勤的父亲 则是原上海新闻报证券版的编辑,母亲是外科医生。惟一的弟弟臧舜现任上海大江集团副总裁、财务总监。  臧勤这位年薪百万的弟弟非常佩服自己的哥哥,他说:“尽管我们兄弟俩的工作不在一个阶层,但在我心里,哥哥永远比我强,上海的总裁一抓一大把,‘第一车 夫’却只有他一个。” 臧勤22岁读完职业高中的汽车技术专业后就开始开公交车。同事们周末在打麻将、侃大山,他在读《成本核算》、《企业管理》、《心理学》、《市场营销》。臧 勤没有别的嗜好,业余时间就喜欢看书思考。 传奇模式无法复制 <宁波市出租车协会秘书长徐玉书对臧勤的经营之道颇为欣赏,但他认为,让每个司机都很难效仿。从运营模式上说,浙江绝大部分城市都采取承包或买断, 司机经营压力很大,而上海是“公车公营”,“的哥”作为企业职工,心态相对好些。 臧勤本人也说过由于背景不同,很多东西确实难以复制,他能传授的只是方法,有没有效果无法确定。臧勤所在公司的经理孟国毅则直言:“臧勤的成功取决于很多 因素,其模式无法复制。” “大众就是要树立一个典型,以此来美化自己。”“所有司机都在抱怨收入低,臧勤班组敢号称收入可以做到3000元、6000元、8000元的三级跳,大众 正好借此挖人过去填补空缺。”上海汉驰汽车租赁公司
发布日期:2013-12-19  点击量:1509